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ILOVECHOC

浏览历史

© 2005-2021 窑洞已塌鸟窝遗鸟窗架上的玻璃早已不知所踪。那棵梨树是我对过去的唯一幻想。因为大姨曾对我说梨树结果时外婆归真了。我从未见过外婆可那棵树却永远没有被时间打倒,即使房屋已饱经风霜。每次与它相逢都在暑假时节院里生着蒿子蒲公英和苦苦菜,偌大的梨树占据了院子的很多空间我不得不抬头看着它。外婆已故没人再会护着它的分枝早已被锯子锯下,结的果也被来往的路人争抢得一干二净。可它还是那样顽强地存在即使它的内部远远没有外表的嫩绿,如此那般生机勃勃。但只要它在历史记忆会永远扎在脚下这片土地上。这世上的树啊多了去了一眼望不穷。可当你仔细去看它时它不止是一个生命还是一个故事一段过往。有时候树的寿命要远远长过人可人却不一定有它那般专一。人的一生可能会辗转多地会面对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人,而那棵老梨树这一生却只有一个主人只是默默地守护着老院这一片土地,只是见证着这片土地的一生。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